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它们像匕首和投枪直刺敌人心脏 季冠霖传递字里行间的民族力量|

发布日期:2021-11-24 02:53   来源:未知   阅读:

  翻开厚重的中国百年党史,从取得革命的伟大胜利到迈向民族的伟大复兴,一件件饱经沧桑的革命文物,记录了一段段直抵人心的红色故事、一个个继往开来的历史瞬间,是中国披荆斩棘、砥砺奋进最好的见证。

  建党百年之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家文物局、中央网信办联合推出《红色印记——百件革命文物的声音档案》,3月22日起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之声正式开播,同步在总台央视新闻、央广网、云听等新媒体平台上线位讲述人,用“最美声音”刻录百年记忆。

  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配音演员季冠霖。我讲述的这件文物是1936年在上海创刊的英文出版物《中国呼声--THEVOICEOFCHINA》,它是由支持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国际友人们创办发行的。其中,刊物的合订本收藏在甘肃省张掖市的山丹艾黎纪念馆。

  展出的合订本外观为红色,集合了从1937年1月到9月出版刊物,每月2期,共18期。单行本刊物是十六开本,封面印有醒目的中英文刊名《中国呼声》,图片占据了三分之二。翻开刊物,内页里图文并茂,有社论、采访报道、也有书评和诗歌。

  《中国呼声》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也让世界听到中国人民的抗日声音。这本不畏强权,敢于伸张正义的刊物是如何创办的?又经历了怎样的风雨?我们先从它的创办人之一——新西兰国际友人路易·艾黎说起。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笼罩在之中,街上充斥着抓人的警笛声,树上悬挂着罢工工人的头颅。面对这惨无人道的景象,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的艾黎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要想拯救中国人民,唤醒人们的抗战意识,就得创办一份杂志,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和的残暴统治公之于众。”

  当时在上海公共租界由外国人出版刊物可以免受检查,艾黎提议由外国人创办这样一份杂志。

  经过一年的准备,1936年3月15日,《中国呼声》首期出版,为英文半月刊。格兰尼奇担任出版人和主编,主要编辑人员有艾黎、史沫特莱、斯诺等,他们在刊物上倾注了大量心血。格兰尼奇文思敏捷,提笔成文,每期社论都出自他之手。艾黎善于观察,组织能力强,除自己以各种笔名在每期杂志发表重要文章外,还组织鲁迅、茅盾、史沫特莱、马海德等中外名人为刊物撰稿。艾黎说,这是中国“第一份支持学生呼声和民族解放运动的英文出版物”。

  《中国呼声》创刊后还得到了宋庆龄的指导和支持。她不仅为杂志搜集材料、提供稿件,也跟艾黎一起组织稿件,协助做好编辑工作。中国也通过宋庆龄在《中国呼声》上发表文章,宣传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

  山丹艾黎纪念馆办公室主任赵谦玺:由于《中国呼声》同宋庆龄、鲁迅、茅盾等著名人士建立了广泛又直接的联系,因而能较早向全世界揭露日本侵占东北的罪行,喊出了中国人民抵抗侵略、“收复失地”“还我河山”的正义呼声。

  1936年6月1日,《中国呼声》发表了鲁迅的文章《写于深夜里(第一节)》,配图用的是珂勒惠支铜版组画《农民战争》中的第五幅《反抗》。

  《写于深夜里》:野地上有一堆烧过的纸灰,旧墙上有几个划出的图画,经过的人是大抵未必注意的,然而这些里面,各各藏着一些意义,是爱,是悲哀,是愤怒……而且往往比叫了出来的更猛烈。

  鲁迅在这篇文章中介绍了珂勒惠支版画传入中国的经过,也提及左翼作家柔石的被害,表达了对屠杀爱国人士的愤慨。《写于深夜里》由史沫特莱和茅盾合译成英文。

  史沫特莱回忆:我在中国读到的所有文章中,这篇文章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这是在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个夜里用血泪写成的一篇豪情怒放的呐喊。

  因旗帜鲜明的观点,真实犀利的文风,《中国呼声》自创办起就受到进步爱国人士的喜爱。艾黎说:“每期杂志一到报摊,立刻被等在那里的学生成捆地买了带回学校去。”为满足读者需要,1937年3月起,《中国呼声》在英文稿后增加了三分之一的中文稿,并及时报道了西安事变、七七事变等重要消息,刊登促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文章。比如,艾黎就曾在《我们爱好和平者必须战斗》的文章中发出号召。

  《我们爱好和平者必须战斗》:目前的斗争中,我们唯一的希望是,继续斗争下去,直到在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的力量被彻底粉碎为止。

  这些文字就如匕首和投枪直接刺向敌人的心脏,也引起敌人的恐慌。多次没收刊物,逮捕报童,并迫使美国领事馆取消了该刊注册号。

  1937年11月15日,日本宪兵冲入印刷车间,砸坏了印版,捣毁了车间,《中国呼声》被迫停刊。

  幸运的是,最后一期的版样被艾黎抢救保存了下来。在这期印有“纸型”字样,未曾印刷出版的刊物里,包括有三篇社论,题目是《上海往何处去》《上海的陷落》《华北的新阶段》,还有两篇对红军将领朱德和彭德怀的采访,并附有他们的照片及编者按。

  山丹艾黎纪念馆办公室主任赵谦玺:我馆从中国人民对外友协移藏的两册《中国呼声》合订本,是艾黎先生珍藏的85年前的原版刊物,尘封的封面下面依然涌动着滚烫的热情。正如艾黎先生所说,即使今天,重读它的篇页,其犀利的文笔、火热的爱国情绪和大胆的报导,仍使人惊叹不已。

  马丽:我是甘肃省张掖市山丹艾黎纪念馆90后讲解员马丽。每次讲解到这本《中国呼声》,我似乎能感受到,面对帝国主义侵略时,人们高涨的爱国热情,还有进步思想刊物给人们带来的革命信心。讲好红色故事,传承好红色基因,是每一个革命文物讲解员的初心和使命,我也会以革命先烈们为榜样,为了心中的理想信念而努力奋斗!

  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演播者李野墨。我讲述的文物,是江西省吉安县革命烈士纪念馆里收藏的半面红旗。

  如果不坚持这件事,就没有之后的一切!听“茜茜公主”配音丁建华讲述万万火急的生死关头丨红色印记第24集

  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配音演员丁建华。我讲述的文物是长征初期第一份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名义发布的万万火急电令。这份电令,全文500余字,正文只有三段,左上角标有:1934年12月12日和“万万火急”四个字;落款为:军委,十二日十九时半。电令原件收藏于中央档案馆,在它的发生地——湖南怀化通道转兵纪念馆藏有一份复制品。

  他是新中国唯一一位百岁独臂将军,重伤之际仍念念不忘......王明军讲述血染的党证|红色印记第23集

  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大学老师王明军。我要讲述的这件文物是一张特殊的党证,上面沾满血渍,它的主人是开国将帅中13位独臂将军之一的陈波。这张小小的党证,随着陈波将军一起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也见证了中国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伟大历史转变。

  它们像匕首和投抢直刺敌人心脏 季冠霖传递字里行间的民族力量|红色印记第28集

  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配音演员季冠霖。我讲述的这件文物是1936年在上海创刊的英文出版物《中国呼声--THEVOICEOFCHINA》,它是由支持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国际友人们创办发行的。